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帘风雨为谁狂 几点相思随梦远

林中有赖情如许,伊人寄语绕天涯。

 
 
 

日志

 
 
关于我

念文字如花飘落, 拾取一瓣永恒心香, 点缀芬芳记忆, 让不老的相思在朦胧岁月里款款而行  —— 林静鸟声幽 中庭片月流 伊园撷芳草 人泛红尘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从此多情只为君(短篇小说)  

2015-03-09 19:54:14|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2月20日 - 月泽依心 - 守一方风景,织一帘幽梦  
图片:网络
模板:伊人归舟
文字:林中伊人
背音:《笛情忆往》-霹雳英雄 


2015年02月20日 - 月泽依心 - 守一方风景,织一帘幽梦
2015年02月20日 - 月泽依心 - 守一方风景,织一帘幽梦       2015年02月20日 - 月泽依心 - 守一方风景,织一帘幽梦
从此多情只为君
文//林中伊人
从此多情只为君 - 月泽依心 - 守一方风景,织一帘幽梦
莫问前因,恐寻未果。昔年江畔情如火。初逢结下此生缘,怎知别后人成个!
我梦同君,君心似我。离伤楚楚何堪锁?只求不负旧时盟,归来一笑相思破。
——《踏莎行》/题记


【一】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又是一年踏青好时节。白居易曾写下“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的诗句。明媚的春天,花草芳菲,在如此诗情画意的季节,倘若能与自己的心上人去郊外一游,体会一下何为“芳草拾翠暮忘归”的意境,将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

凌玥伊独坐在自己的闺楼上,痴痴地望着窗外,院子里桃花杏花竞相绽放,桃花开似火,杏花绽如霞。然而从她有些苍白的脸上,却丝毫没有一丝喜悦的神采,那双水润的眼眸里分明隐藏着一种说不出的哀怨。

丫鬟杏儿掀开门帘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冰糖燕窝,抬头看着窗外的阳光洒在凌玥伊秀丽的侧脸,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小姐,你已经坐了两个时辰了,快来把这碗燕窝吃了,待会杏儿陪你去院子走走吧。”

玥伊似乎没听见杏儿说话,依然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杏儿走上前去拉了拉玥伊的手:“小姐!”

玥伊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一眼杏儿手里的燕窝,摇了摇头。杏儿急道:“小姐,你总是不吃不喝的,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啊,老爷他都急死了!杏儿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可是楚公子他四年来都没有一丝音讯,你还是把身子养好,早些答应三少爷的求亲吧,就不要再等楚公子了!”

玥伊抬头瞟了一眼杏儿,有些嗔怪道:“你懂什么啊,去帮我把玉笛拿来吧。”

杏儿嘟着嘴应了一声,把燕窝放在桌上,转身走到床前,从枕头下摸出一支玉笛,走回递到玥伊手里,嘟嚷道:“杏儿就知道小姐一天都忘不了楚公子,唉!”说罢,走了出去。

玥伊纤细白皙的手指转弄着玉笛,这支精致的玉笛是四年前楚公子送给她的定情物,玉笛最上面刻着一个“楚”字。玥伊轻轻地抚摸着那个“楚”字,幽幽道:“一君,你如今在哪里啊?为何一去不回,四年杳无音讯啊!”

玥伊双目蓄满泪水,盈盈欲滴,垂眸掩住无法压抑的悲伤。一颗颗清澈的珠泪还是止不住穿过长长的睫毛滚落了下来,滴在玉笛的“楚”字上,每一滴泪水里,都映射出一个人的名字——楚一君!

一阵幽香随着窗外的柔风扑面而来,满院的杏花和桃花开得如此灿烂夺目,“又是一年芳草绿,依然十里杏花红。”而此时此景,却又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玥伊站起身子,将手里的玉笛轻放在唇际,轻启朱唇,凄美的音符带着一丝黯然的淡愁,轻掠庭院,牵引着玥伊的思绪,又一次回到了四年前。

 

【二】

四年前的今天,那是凌玥伊今生永难忘记的日子。

凌玥伊带着丫鬟杏儿从家里偷跑出来到郊外踏青。风光正好,明媚的阳光晒得人身上暖暖的,十分温和。郊外百花盛开,玥伊与杏儿来到一片桃花林,花香袭人,醉了春风,也醉了那深闺中寂寞的女儿心。

玥伊与杏儿如冲出笼子的小鸟,奔跑追逐在桃花林里,一串银铃般清脆可爱的笑声,在美得像世外桃源的林子里回荡。穿着白衫、纤尘不染的玥伊跑得娇喘吁吁,红扑扑的小脸比朵朵桃花还娇美。

杏儿扶着跑累了的玥伊坐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小憩。

忽然,从一棵桃树后面冲出来满脸淫笑的三个大汉,如恶狼一般扑向她们。其中一个年纪尚轻的一把抱住杏儿说道:“大哥、二哥,这个小妞就交给我了,那个美人今天就是两位哥哥的美餐。哈哈哈,兄弟们今天可算有口福了!”

被称作大哥二哥的两男人,“嘿嘿”不怀好意地笑着,步步紧逼在骇得脸色发白的玥伊面前。玥伊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你们究竟想做什么?我们身上没有带银子,我把这个玉镯给你们,你们放过我们吧!”玥伊边说边脱下左腕上的绿色玉镯。

年纪最大的一个一把抢过玉镯,放在嘴上“叭”地亲了一口,抖动满脸横肉笑道:“凌大小姐深居闺中,不知道我们‘采花三wen神’的大名不足为奇,我们兄弟三人可是对小姐的美貌垂涎已久了。今日有幸遇见小姐,终于有机会一亲芳泽!”说着就把玥伊扑倒在地。

“你们这群淫贼,快放开小姐!放开小姐!”杏儿在一旁一边哭喊着,一边挣扎着使劲推开那位对她不轨的男子,爬向玥伊身旁。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男子,猛地从怀里拔出一把尖刀,对着杏儿的脸恶狠狠地说道:“大哥、三弟,别给她们废话,快点动手,这小娘们若不顺从,我就在她们脸上留下一个记号。”

玥伊和杏儿哀求着扭动四肢,徒劳地挣扎着,眼看着就要遭“采花三wen神”的毒手。

“住手!”突然一声洪钟般的声音从半空传来,一个青衣俊朗的男子手持宝剑从天而降,其脚步轻盈却不乏稳健,转眼就站到玥伊面前。

“采花三wen神,还不快滚!你们平时就作恶多端,小心我今天就杀了你们!”青衣男子说着,手中的宝剑一划,“嗤,嗤,嗤”三剑,三道银光射出,去势甚是惊人之快,急切间也看不清使的是什么剑法,只见采花三wen神的头发被削去一半,三人胸口处的衣襟被划开了一道七寸长的口子;而满脸横肉男子手里的手镯不知何时已挂在了青衣男子的剑尖上。

采花三wen神武功平平,深知三人一起上也抵不了眼前这个青衣男子一招,于是抱头鼠窜,逃之夭夭。

青衣男子反手收回剑,取下剑尖的玉镯,舞出一个漂亮的剑花,把剑插入腰间的剑鞘。伸出双手扶起惊魂未定的玥伊和杏儿,微笑道:“两位姑娘受惊了!”

玥伊和杏儿连声道谢青衣男子的救命之恩,玥伊对青衣男子感激之情无以复加,瞧他刚才剑惩凶神威风凛凛的模样,看得目眩神驰、心生怯慕。青衣男子把玉镯戴在玥伊的手腕,温言相藉,暖语安慰,玥伊不觉心头如鹿撞,脸上飞起两朵红霞。

 

【三】

青衣男子名讳楚一君,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自小琴棋书画各有精通,自创作一套楚家剑法十三式;在少年时巧遇华山派掌门人穆人清,穆人清慧眼识才,把楚一君收作关门弟子。其后经三年有成,楚一君把华山绝学尽习无遗。出师后一直行走江湖,十余年来行侠仗义,为人豪爽,光明磊落,结交了不少江湖豪杰,被人称作“剑中翘楚,江湖一君”。加上楚一君长得仪表堂堂,丰神俊伟,不少世家千金、豪门贵妇、大家闺秀、江湖奇女子都对他青眼相待,情有独钟。而楚一君向来不为所动,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今日机缘巧合,从“采花三wen神”的魔掌下救出应天府南郊的制香第一世家千金凌玥伊,心里有一种蝶飞破冰的悸动,如春风般吹醒了沉睡的心灵,生命中被投入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抹绚丽色彩。所以,当凌玥伊绯红着脸诚心相邀他到府上一叙时,楚一君笑着欣然应允。

当晚,凌玥伊的父亲凌思雄大摆宴席,以答谢楚一君对小女的救命之恩。这席豪宴,自从傍晚开始,足足吃了三个时辰,各种美味佳肴、陈酿美酒连阶送来。席间,楚一君道出了自己在外云游多年,前两日刚参加了华山之巅举行的十年一届的武林盟主大会,江湖十一大门派争相赶赴云雾缭绕的华山之巅,意欲比剑夺帅。其间以少林、武当、青城、崆峒、峨眉、昆仑派参赛高手修为最深,但论声望之高,似乎无人能出楚一君之右,是以大会上成名数十年的英雄前辈反不及年纪轻轻的楚一君为人看好。然楚一君并无争夺武林盟主之心,在比试剑法时故意不着痕迹的露出破绽,输给了辈份最尊的武当云虚道长。昨日,接到母亲的信函,须赶在清明前回乡祭祖,不料今天凑巧经过一片桃花林时,看到了“采花三wen神”欲对玥伊和杏儿非礼,于是,有了英雄救美的一幕。

凌思雄对楚一君的为人早有耳闻,今日见楚一君英俊潇洒,谈吐非凡,侠肝义胆,颇有男子气概,心中甚是欢喜;又从小女玥伊和楚一君相互对望的眼神里看出了两人已生倾慕之情,便当即决定把玥伊许配给楚一君。玥伊自幼丧母,饱读诗书,满腹才学,聪慧可人,一直是父亲的掌上明珠。自玥伊成年以来,上门提亲的人就络绎不绝,但都被玥伊一一拒之门外。

此时,听见父亲发话,要把自己许配给楚公子,正合她意,羞红着脸走到凌思雄的面前,低声说道:“女儿的终身大事,愿听从爹爹安排。”

凌思雄“呵呵”一笑,捋了捋胡须,征询楚一君意见。

楚一君自是求之不得,喜不自禁。当即敬了凌老爷三杯西域紫光葡萄酒,许诺翌年今日,花轿上门迎娶玥伊小姐。

凌老爷听后不住点头,颇感欣慰,留楚一君在府上短住了三日。

三日的短暂相处,楚一君和凌玥伊的感情急速蔓延,已经到了难分难舍的地步。两人园中漫步,花前对诗,琴笛和鸣,形影不离。

第四日清晨,凌玥伊在长江边上送别楚一君。玥伊杏眼含情,依依不舍地望着楚一君说道:“明年的今天我等你来,如果你不来,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如果三年不来,我就把自己葬身江底,让我灵魂为你守候,来生再......”

玥伊话未说完,唇瓣已被一君火热的嘴唇堵住。良久,一君抬首,从怀中取出一支玉笛相赠,放到玥伊手里深情说道:“弱水三千一滴痴,相逢有意两相知。今朝已把心同结,从此多情只为伊。”

玥伊泪眼盈盈,从自己的玉颈上取下一块从小一直戴着的玉佩,再戴在楚一君的脖子上说道:“这是我十岁时,爹爹送给我的生辰贺礼,上面刻有一个‘伊’字,代表我的名字。我现在把它送给你,你回去后看到它就会想起我。一君,我等你来娶我。”

一君含泪紧紧抱住玥伊,在她额头上深深一吻。然后转身跃入船中,站在船头向玥伊挥手,大声喊道:“玥伊,明年的今日,我一定八抬大轿来迎娶你,你等我,等我!”

望着一君乘舟向烟水迷蒙的远方驶去,渐渐地已看不到小船的踪影,江面上有几只鸟儿在飞翔,不知要飞向何处。玥伊不禁喃喃念道:“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飞鸟没何处,青山空向人。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谁见汀洲上,相思愁白苹。”

 

【四】

楚一君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一去便是九死一生江湖路,刀山火海难回顾。

一君因为在凌家盘桓了三日,待他风风火火的赶到自己的家乡潼川府南的楚云山庄时,家里已遭遇了灭门之灾。

当楚一君看到楚云山庄已是一片废墟的时候,他顿时傻眼了!一把抓住蹲在石阶上啼哭的仆人阿满厉声问道怎么回事。阿满见是楚一君,抱住一君痛哭道:“少爷,你总算回来了,小的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帮夫人老爷报仇。”

“这究竟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是谁做的?是谁杀了我爹娘?”楚一君双手紧紧扣住阿满的双臂,红着眼睛咆哮。

阿满痛得咧着嘴:“少爷,是...是天魔教的逍遥五兄弟,他们昨夜三更来偷袭,抢走了家里所有的金银财宝,还要老爷交出你自创的楚家剑法秘籍,老爷不肯,他们就当场杀了老爷和夫人,最后还放火烧了山庄,所有的丫鬟仆人都葬身火海。我当时躲在后院的石洞里,这才幸免于难。”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逍遥五兄弟,我要你们血祭我爹娘!”楚一君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嘶吼出来的,爆涨青筋的拳头击打在石墙上,瞬间鲜血直流。

强忍着巨大的悲痛,楚一君和阿满从废墟里找出爹娘及丫鬟仆人们被烧焦的尸身,葬在后院的墓地中,并刻制了墓碑。

处理完父母的丧葬事宜后,楚一君把身上的银两一大半给了阿满,把阿满送回家乡,自己一人北上寻找天魔教的逍遥五兄弟报仇。

楚一君一路施展轻功赶路,经过几日跋涉,在第三天日落之前来到了昆仑山的昆仑之巅。

天魔教的教主逍遥云天正在闭关修炼。楚一君只身闯入天魔教总坛,用尽平生所学,加上自己的独创剑法,在与魔教众徒激战周旋。他眉宇间正气凛然,剑气森寒,人剑合一;时而腾挪如蛟龙出水,时而反扑似灵蛇舞动,端的是灵活无比。指掌碰撞间,发出金属叮当的脆响。双方你来我往间斗了几百回合后,只见楚一君纵身往上一跃,跃过几人头顶,一声怒吼:“逍遥五兄弟,还我爹娘命来!”随着话音,楚一君左右连挥数剑,凝聚全身的功力,招招相扣,加上从天而降的气势先声夺人,如天崩地裂般,魔教的云泓、云涣、云浚、云深、云瀚逍遥五兄弟便一一死在他的剑下,成了一缕游魂,最后连护教圣使风浩、雨傲、雷鸣三人都差点成了他的剑下鬼。

楚一君虽然了却夙愿,为父母报了血海深仇,但因其身体经历过激战,又累又饿,渐渐体力不支,在返家途中,晕倒在一家客栈门前。

此时正值响午时分,阳光明媚,小小的客栈前是野花飘香,绿草盎然。客栈门前拴着一匹黑色的骏马,客栈内只有一位年纪约二十七、八的女子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前独自饮酒,而立在一旁招待她的掌柜和店小二在她的呼喝下,低着头瑟瑟发抖。此女子何许人也?她正是白骨教的“九尾狐仙”赛媚娘!江湖上有传言说白骨教的教主“九尾狐仙”赛媚娘是专门靠食年轻英俊男子的元精而增其习武功力,只是很少有人见过其真面目。

赛媚娘见一男子晕倒在客栈门口,便上前一瞧,见是一面目俊朗的年轻男子,心里不由一阵窃喜,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她对着桌子一拍,对掌柜和店小二喝道:“去把好吃的都给老娘端上来,这位晕倒的兄弟是我朋友,他是饿坏了!”

掌柜和店小二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连声说“是”,便低着头向厨房走去。

赛媚娘把楚一君扶起来摇醒他。楚一君醒来,见对面坐着一位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眼睛带着笑意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眼神里隐隐的有一丝淫荡之色。桌子上放着一壶酒、一碟牛肉、一只烧鸡、一碟笋干、一碟花生米。此时的楚一君早已是饥肠辘辘,顾不得自己形象,对着桌上的美酒佳肴狼吞虎咽了起来。赛媚娘的眼睛自始至终地盯着面如满月,目若朗星的楚一君,忽然笑道:“喂,你就不怕饭菜里有毒吗?”

楚一君一愣,但随即一想:“我与你一个女人无冤无仇,你没必要会害我。”低下头继续吃着。待酒足饭饱之后,楚一君向小二招手喊道:“小二,结账!”可是在身上摸索了半天,这才知道自己身上已无银两,顿时尴尬了起来。赛媚娘见状,拍了拍楚一君肩膀笑道:“不用了,本姑娘已经结了账了。你说该怎么感谢我?”

楚一君双手抱拳躬身谢道:“多谢姑娘慷慨解囊,请姑娘留下芳名,改日定当登门致谢,不至于在下做了忘恩之人。”

这么俊俏年轻的一个男人,赛媚娘怎肯轻易放过。她见楚一君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推测此人武功甚高,若是说出自己的名字,他定不会跟自己走;若是强行要挟的话,自己必定不是他对手。

赛媚娘心念一动,趁楚一君不备,伸手“啪啪”点了他身上的几处要穴,楚一君便保持着致谢的姿势僵立当场。

赛媚娘大笑道:“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老娘有福了!”说着一把把楚一君抗在肩上走出客栈,将楚一君横放在门口的黑色马背前,自己轻身跃上马背,解了缰绳,打马向东一路飞驰而去。

 

【五】

赛媚娘满面春风,策马跑了一段,便放慢了马速,一路上悠闲地哼唱着小曲,不时地看一眼在她眼皮下不能动弹又不能说话的楚一君,说道:“俏公子,今天本姑娘带你回去尝尝销魂的滋味,你学乖点,不然休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

楚一君转动着眼珠,涨红着脸却无法张嘴说话,心中甚是恼怒,便暗自运气,试图冲开被制的穴道,哪怕能动得了一根手指,也好过坐以待毙。

以楚一君的功力,不过一刻功夫就能自己解开穴道,但因他连续几日没日没夜的赶路,加上又与天魔教的众弟子激战过,体内的元气一时难以恢复,若想自行解开穴道,须要一个时辰。

正在此时,迎面的山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赛媚娘抬头一看,但见一骑红鬃烈马正向她驰来,马身两旁挂着一张紫弓及一柄长剑,马背上坐着一位身着绿衫的年轻美貌女子。

红鬃烈马扬起一阵尘土,冲过赛媚娘身边时,那绿衫女子不经意地回头扫了一眼赛媚娘马背上的男子,顿时惊叫起来:“楚师弟!”旋即勒住缰绳,向赛媚娘发问:“你是谁?怎么和我楚师弟在一起?”

赛媚娘也扫了一眼绿衫女子,“嘻嘻”笑道:“我啊,我就是九尾狐仙赛媚娘啊,这位俏公子是你的师弟吗?对不起,你认错人了,他是我的男人,可不是你什么楚师弟!”

“你!赛媚娘,你这不要脸的女人,胆敢胡说八道!”绿衫女子一声娇怒,转头一看,这才发现楚一君穴道被人控制,刚要伸手解穴,赛媚娘早已一剑在手斜刺了过来。

绿衫女子急忙缩手,双脚一蹬马镫,迅速抽出马背上的长剑迎了上去,只听“铛”的一声,绿衫女子的长剑正好击中赛媚娘的剑身,顿时震得赛媚娘手腕发麻。

绿衫女子的右手连翻,剑尖幻起一道淡紫色的弧形光芒,一连两剑,又点在了赛媚娘手中长剑剑身之上,赛媚娘暗叫一声“不好”,紧紧抓住差点脱手的剑柄,一手扶住缰绳,抽身运力使了一招“归云入岭”剑式向绿衣女子右肋骨袭来,哪知绿衫女子剑速已快在她前面,只听她“着”的喝了一声,一招华山剑法“白云出岫”,剑尖电也似的奔向赛媚娘的咽喉,赛媚娘为了躲开这一招,只得将剑横封上去,只听得又是“铛”的一声,赛媚娘手中的长剑已被截成两段,半截长剑落在地上。赛媚娘大吃一惊,身子往后一仰,从马背上滑落下去。

赛媚娘自知打不过这绿衫女子,在单脚踮地而起的时候,伸手狠狠地在自己的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马儿吃痛,顿时狂奔起来,只见马背上的楚一君滚落下马,后脑勺正好撞击在路旁的一块巨石上,瞬间晕了过去。

“楚师弟!”绿衫女子大叫一声,也顾不得继续和赛媚娘打斗,双腿轻轻一夹马腹,红鬃烈马便向摔晕的楚一君奔去。

赛媚娘右手拇指和食指放在唇上,吹了一声口哨,她的黑色骏马又返了回来,赛媚娘纵身跃上马背,扬长而去。

绿衫女子下马扶起楚一君,连呼了十几声“楚师弟”,也不见楚一君醒来。绿衫女子把楚一君扶直,先解开楚一君身上被封住的几处穴位,然后坐在他身后,右手心附在楚一君背心,左手并指如刀立在自己胸前运气内功,一股股真气通过楚一君后背进入了体内。

这名绿衫女子正是楚一君的师姐梅若仙,曾拜过华山派掌门人穆人清为师,当年还与楚一君时常切磋武艺;她不但武功高强,还有着羞花闭月之貌。梅若仙在前几日获悉楚一君一家遭了灭门之灾,心里牵挂楚一君安危,便四处打探一君消息,不料今日竟在此遇上,心里是既悲又喜。

楚一君此时已经苏醒过来,他睁眼看到梅若仙,诧异地问道:“姑娘,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楚师弟,我是你梅师姐啊,你不记得我了吗?”梅若仙摇晃着楚一君的身子。

“梅师姐?不认识。我又是谁?”楚一君一脸茫然。

梅若仙仔细地打量楚一君,见他神情有些不对,便测知楚一君这是失忆之症状。梅若仙轻轻叹息一声,把楚一君扶上马,自己也跃身上马,让楚一君抱住她后腰,再将缰绳一抖,“驾、驾”两声,马儿奋蹄向树林中朝南的一条小路奔去。

 

【六】

马儿跑了四五十里路,最后在一片小树林前停了下来。树林里有一间茅屋,茅屋前绿草如茵,茅屋的左侧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不远处还有一片开垦出的菜地;茅屋的右侧有几株桃花,披风绽放,使人赏之欲醉。

梅若仙和楚一君纵身下马,梅若仙领着楚一君走进屋里。屋里陈设简陋,可处处都被操持得细腻整洁,清幽绝俗。床边竹几上放着一张瑶琴、一管玉箫,还有一个插着几枝桃花的青瓷瓶,屋子里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这里是什么地方?”楚一君问梅若仙。

梅若仙笑道:“这是我的家啊,楚师弟,你就在师姐这里安心住下来吧!”

谁又曾料到,楚一君在梅若仙这里,一住便是四年!

这四年里,梅若仙悉心照料着楚一君的饮食起居,失忆的楚一君是“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不知人间何世。

在楚一君失忆的这几年间,他已和梅若仙有了极深的感情,似姐弟,又似恋人。梅若仙早年在华山派门下习武时,心里本就喜欢一君已久,而今两人朝夕相处,对楚一君的情愫更加炽热起来;有好几次,还趁楚一君熟睡之际,偷偷地进他房间坐在床前,俯视楚一君俊美绝伦的脸,见他鬓如刀裁,眉如墨画,呼吸之间就能尝到一种甜蜜感应,梅若仙便忍不住低头在他的脸和唇上亲吻一遍。楚一君失忆的几年,不知自己是谁,也根本记不起曾经发生过的事,但他却时时拿下脖子上的一块刻有“伊”字的玉佩看着发呆,梅若仙每次问他玉佩是哪个姑娘相赠,他又回答不上来。

花开花谢,春去春又来。直到第四年伊始,楚一君的失忆症才有所好转,过去发生的一幕幕便清晰地浮现在他脑海。当他回想起与凌玥伊相识定情的经过,眼睛里便罩上一层厚厚的雾水,有着千言万语难以诉说。他很想离开梅师姐去找凌玥伊,然而他也深知梅师姐对他的爱慕,而这爱慕里又包含着一种恩情;如果执意离开梅师姐,梅师姐一定会伤心欲绝,可若不离开师姐,又有负与玥伊的当年之约,这可如何是好?也不知这几年玥伊过得怎样,她等不到我会不会已经嫁了他人,不会的,不会的!玥伊一定还在等我回去娶她,只是过了这些年,她一定会以为我已把她忘了,做了负心郎。唉!“欲住也,心期负;待去也,殊恩负”。

楚一君思绪万千,又有些心乱如麻,走出茅屋,抬头一眼看见了茅屋右侧开得娇艳欲滴的几株桃花,影影灼灼,不禁又想到了四年前与玥伊在她家花园庭院里共赏桃花的情景,那时是“人面桃花相映红”,一别四年,此时人面不知今何处,只有“桃花依旧笑春风”!

楚一君慢步来到茅屋左侧的湖泊旁,望着湖水静立片刻,瞳孔中渐渐凝聚了一股虚幻的剑气,只听得他一声“斩”,腰间长剑瞬间出鞘,凌厉的剑气长达十余丈远,把小小的湖泊劈成了两半,清澈的湖水久久不能融合在一起。这就是他自创的楚式十三剑的最后一招:一剑断水!

楚一君收起剑,坐在湖泊旁,又取下脖子上玥伊赠她的那块玲珑剔透的白玉佩,细细端详片刻,手里抚摸着那个“伊”字,眼底流露出无限爱意,喃喃念道:“弱水三千一滴痴,相逢有意两相知。那年已把心同结,从此多情只为伊。”四年前在长江边与玥伊分别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忽然一阵优雅的箫音传来,沁人心脾,楚一君循声望去,这才看见师姐梅若仙立在湖泊对面。楚一君叫了一声“师姐”,梅若仙踏波而来,清风徐徐,衣袂飘飘,如仙子一般。

梅若仙看了一眼楚一君手中的玉佩,说道:“师弟,你又在想你的心上人玥伊了吧?”

楚一君一惊:“你怎么知道?”

“这几日夜里,你在梦中一直呼唤着玥伊的名字,我怎不知,你当师姐是傻人?”梅若仙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但最后还是被一股感激所取代。

“师姐,师弟我,我不知该怎么对你说......”楚一君一时变得紧张起来。

梅若仙伸手按在楚一君的双肩,盯着他眼睛说道:“师弟,师姐知你心中忧虑,你是怕离开师姐后,师姐孤身一人无法生活吗?师姐我是什么人啊,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别忘了,师姐的武功可比你差不到哪儿去啊!不用担心我,你明天就去找你的玥伊吧,我想,玥伊姑娘对你一定是日日望眼欲穿了!”

楚一君听梅若仙如此一言,感动万分地紧紧抱住梅若仙:“师姐,你真好!多谢你这些年对小弟的照顾,更感谢你对小弟心思的理解。你放心,待小弟与玥伊团聚后,定当携手她一起来拜望师姐。”

“那敢情好啊!”梅若仙脸上扬起笑意。

“那好,师姐,我明天先回家乡祭拜爹娘,然后再南下去寻玥伊。我此刻就回屋打点行装。”

梅若仙点了点头。

楚一君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突然抱着梅若仙的头,在她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向小屋。

梅若仙摸着自己的额头,怅然地望着楚一君的背影,幽幽说道:“我心蕴结兮,聊与子如一兮。”

 

【七】

凌玥伊在闺楼上痴痴坐了几个时辰,杏儿进来几次对她催了几次:“小姐,你怎么燕窝还没吃啊?你好歹也吃一点啊,莫让老爷再担心了!”

玥伊禁不住杏儿的规劝,便端起燕窝吃了起来,吃完把碗递给杏儿说道:“这下你可放心了吧!”

杏儿开心地笑道:“小姐这才乖嘛!对了,小姐,你究竟答不答应三少爷的提亲啊?三少爷这几日每天都过来听消息,老爷都不知该怎么应付他了!”

“杏儿,以后不准在我面前再提起三少爷,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就记不住。我的心里自始至终就只有楚公子,难道你不明白吗?我与楚公子的婚约,也是爹爹当年定下的。虽然这几年一直打探不到楚公子的消息,但我心意已决,生是楚公子的人,死是楚公子的鬼。除了楚公子,我谁也不嫁!”玥伊有些愠恼。

杏儿吐了下舌头:“小姐,莫气莫气!杏儿说错话了。可是,如果今天三少爷再来,怎么打发他走啊?他每次来都吵着要见小姐一面。”

“你下去对老爷说,如果三少爷再来,就说我说的,如果楚公子在这世上,我凌玥伊就是楚公子的人,如果楚公子不在这世上,我与楚公子宁肯黄泉下相见,也绝不违背昔日誓言而嫁与他人!叫三少爷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好吧,杏儿知道了。小姐,那杏儿下去告诉老爷了。”

杏儿出去后,玥伊叹息了一声,那马府三少爷也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理之人,希望他能体谅我对楚公子的一片痴情,从此勿再来纠缠。

凌月伊坐在一张枣红色的桌子前,桌子上放着一叠泛黄了的素笺,素笺上写满了这几年玥伊对楚一君的相思之情。玥伊一张张地翻看着,一腔幽绪随着那些诗词游走,慢慢勾勒,一抹嫣红,一丝缱绻,眼中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滴落到素笺上,融进了那些诗词。

玥伊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翻开一张新的笺纸,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提起笔写道:“素心迟暮无从续,回首潸然泪两行。赋尽相思风里去,痴情一片寄沧桑。”

良久,玥伊站起身子,手拿玉笛,缓缓走下楼。楼下的正堂里,凌思雄正在和三少爷说着什么。玥伊见状,心想这三少爷怎么还未走,若是让他看到我,定会过来相询,还是上楼去回避一下吧。

玥伊正欲转身上楼,三少爷早已发现玥伊,起身迎了过来,笑吟吟道:“玥伊小姐,我来了几次,你都不愿下来与我相见,今日总算肯与我见上一面了。”

玥伊寒着脸,但还是忍住不悦的表情,带着歉意回道:“抱歉,三少爷,我下楼来并非与你相见,我有事要与爹爹言明。”玥伊说着走到凌思雄身边,扯了扯爹爹的衣袖,低声问道:“爹爹,我让杏儿转给你的话,你没对三少爷说吗?”

凌思雄面带难色,说道:“这,怎可那样说法,岂不拂了人家三少爷一番美意!”

凌玥伊轻轻跺了一下脚:“哎呀,爹爹,女儿的心事你最是清楚,女儿此生除了楚公子,谁也不嫁的。再说你当年把女儿许配给楚公子,怎可轻易失信于人。”

“楚公子不是寻找不到吗?这几年,爹爹托了不少人打探他消息,至今也是杳无音讯啊,你这样苦等下去,又何苦呢!是楚公子失约在先,这怪不得爹爹,他是生是死也未曾可知。再说三少爷也配得上你,三少爷如此钟情于你,你嫁到他府上,他自不会亏待于你。”凌思雄有些生气。

凌玥伊摇着凌思雄手臂,撒娇道:“我不管,女儿就是要等楚公子,如果等不到楚公子回来,女儿终身不嫁,愿一直陪在爹爹身边,伺候爹爹。”

“你啊你,都怪爹爹这些年把你给宠坏了。”凌思雄摇头轻叹。

凌玥伊见三少爷走了过来,赶紧向凌思雄使了个眼色,说道:“爹爹,你再陪三少爷聊一会吧!女儿到花园走走,别叫杏儿跟来,我只想一个人静静赏花。”凌玥伊说着疾步走出正堂,向花园走去。

凌玥伊在花园里走了一圈,见无人跟来,便偷偷穿过花园后门,独自一人来到了当年送别楚一君的长江边上。

 

【八】

自从四年前玥伊送别了楚一君后,她就常常来到这里,每次来她都用楚一君送他的玉笛吹奏一曲《长相思》,把对一君绵绵的思念融进悠远绵长的笛声里。

长江上船来船往,却没有一艘小舟载来玥伊心心念念的楚一君。“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玥伊此时又站在了长江边上,风在头顶轻轻跳跃,从发丝间穿过。对着滔滔不绝的长江水,玥伊又吹奏了一遍《长相思》。长相思,相思究竟有多长?或许只有捱过长长思念的人,才能真正体会长相思的意味;只有舍得用一生去思念一个人,才会把长相思吟唱得如此柔肠百结,凄婉动人。

玥伊静静地感受着江风轻拂海誓山盟,默默聆听江水诉说沧海桑田。不知不觉渐近黄昏,落日的余晖洒在江面上,波光粼粼如同披了一层轻纱美丽动人。

“一君,难道你真的把我忘了吗?你还记得我当初对你说过,如果你三年不来,我将把自己葬身江底,用我的灵魂为你守候。这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你如今究竟在哪里呢?”玥伊秀脸黯然,黑眸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水,越想越是伤心,没有了楚一君,她觉得生无可恋。玥伊把玉笛藏入衣袖中,倏然抬手拔下乌发上的发簪,用力刺向自己喉咙。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见“嗖”的一声,一缕清香飘过来,晃了一下玥伊双眼,是甚东西便击落了玥伊手里的发簪。玥伊大惊失色,低头一看,脚边躺着一朵粉白色的小花,正是刚才击落发簪之物,玥伊不由得暗自佩服此人内功之深厚。抬首望去,一叶小舟迎面向她驶来,那舟上玉树临风的男子不正是玥伊朝思暮想的楚一君吗?

玥伊呆愣片刻,忍不住蹦跶起来,内心一阵狂喜,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忧伤之色。刚要开口呼喊一君的名字,楚一君早已一个跃身,身形幻化一道青色的流光,旋即站在了玥伊面前。

楚一君弯腰拾起地上的发簪,插在玥伊的发髻:“傻丫头,怎么可以做傻事呢?”随即把玥伊拥入怀中,声音有些哽咽:“玥伊,我终于见到你了!”

四目相对,久久不能分离开来。两人眼里都有一片淡淡的湿润,玥伊忽然伸手,粉拳敲在一君胸前,娇嗔道:“一君,你这些年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来,你可知道我等你等得好苦!”玥伊眼中的泪水滑落到唇边上。

“对不起,玥伊,都是我不好,我待会再把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说予你听。”一君望着玥伊有些消瘦的脸庞,心疼至极,再次紧紧拥住她,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

“那你这些年有没有想我?”玥伊靠在一君胸前,轻声问道。

“这还用说吗,自是想得要命!”

“告诉我嘛,你是怎么想我的?”玥伊嘟起小嘴,不由撒起娇来。

楚一君思忖片刻,吟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凌玥伊随即吟道:“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来,玥伊,我们到船上说话。”楚一君抱起玥伊,轻轻一个跃身站到小舟上,扶着玥伊坐了下来。

小舟的另一头放满了各种鲜花,香风扑鼻。玥伊心情大悦:“一君,这些花都是你摘来送给我的吗?”

“是呀!”楚一君拥着玥伊,把这几年发生的事:父母被杀、山庄被毁、孤身入天魔教报仇、师姐相救、自己如何失忆细细道来,边说边唏嘘不已。

玥伊早已听得泪流满面,待一君说完,她抚摸着一君的头,柔情说道:“一君,你受苦了,以后我会好好爱你。若非死别,绝不生离!”

“不,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楚一君一手紧握住玥伊的小手,一手怜爱地拭去她满脸的泪:“弱水三千一滴痴,相逢有意两相知。今朝再把心同结,从此多情只为伊。”

“今朝再把心同结,从此多情只为君。”玥伊说道。

楚一君笑道:“只为伊!”

“只为君!”玥伊扬起头,一脸坚毅之色。

楚一君“呵呵”一笑,拥抱着凌玥伊半躺在小舟上,任小舟在江面上涟漪荡漾。

暮色渐浓,江面上烟波浩荡。楚一君和凌玥伊喃喃细语,偶尔,他们愉悦的笑声一阵阵穿过江面,随风飘向遥远的天际......


2015-03-08

 
 2015年02月20日 - 月泽依心 - 守一方风景,织一帘幽梦
  评论这张
 
阅读(860)|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